快捷搜索:

“冲A”进入关键阶段--裁判最钱喂”

  战罢15轮后,甲B赛场的绿茵执法官多次唱起“主角”,但官方一直没有对外给人以信服的解释。眼下,“冲A”又已进入关键的阶段,裁判问题又成焦点话题。球迷一直在问一个似乎永远没有答案的问题:黑衣法官们,你们何时才能公正?

  当中国足协大撒金钱豪赌世界杯时,甲A已变得不那么重要了,已经可以随意地加以“肢解”,而已激战完15轮的甲B则更是“舅舅不疼,姥姥不爱”,缺少足够的监督管理力度。因此,围绕着素来成为矛盾漩涡的“黑衣法官”们,本赛季又是故事多多。

  联赛第七轮,江苏舜天队客场对上海中远。比赛开战仅8分钟,舜天队外援罗德里格斯从成耀东脚下断球成功先进一球,但张建军却吹罗德里格斯犯规在先进球不算。中场休息时,舜天俱乐部总经理潘强提出强烈抗议,比赛监督也提出了不同看法。当舜天队最终以0:1饮恨上海滩时,赴泸观战的1000多名江苏球迷就不约而同地发出了愤怒的声音。赛后,舜天俱乐部总经理潘强口头表示他们将通过合法渠道讨还公道,但事后却没有音讯。

  联赛第12轮,厦门队主场迎战舜天,当值主裁判为张建军。双方开场仅3分钟红狮外援法比奥接队友斜传头球破网,张建军认定此球属越位无效。又过15分钟,法比奥捕获对方将脱手皮球补射入网,但张建军再次判法比奥越位在先,进球无效。厦门俱乐部怒不可遏,他们认为第一粒进球判越位还可以接受,但第二粒入球则清清楚楚地完全是好球。厦门球迷则怒不可遏,多次以水瓶和杂物攻击执法的3名裁判。张建军也两次找来官员抗议。赛后,近5000名球迷将体育场西台出口至体育中心正门近200米地段挤得水泄不通,群呼张建军“黑哨”,并由此引发球迷与球场按保部门的激烈冲突。

  尽管有两次如此“惊心动魄”的表现,但张建军依然故我。联赛第15轮,红金龙队主场迎战长春亚泰。第64分钟,落后的红金龙队开出角球,30号斯托扬头球破门,站在球门线里面的对方后卫用大腿将球挡出。斯托扬及其他红金龙球员当即示意此球已进,但张建军视而不见。第80分钟,红金龙队外援马塞罗在对方禁区内明显被侵犯倒地,张建军也未判罚。当即,荆州体育场上万名球迷齐喊张建军“黑哨”,红桃K俱乐部也当即表示要向中国足协申诉,但后来却没有下文。

  今年甲B联赛第12轮,上海中远队客场远征湖北荆州。是役,围绕着谁当主裁判的“新闻”远比赛事本身更具吸引力。比赛先一天,中国足协就已指派了郝文、李东楠、黄晓灵、赵亮四名裁判来到荆州,但周六比赛上午,足协有关方面又下紧急通知,指示说有“金哨”美誉的陆俊将到荆州赛区担任主裁判。原已抵达荆州的4名裁判中,李东楠担任第一助理裁判、黄晓灵担任第二助理裁判、赵亮为第四官员,郝文则成了“荆州免费三日游”的游客。

  单看数字,五名法官同现赛场说明不了多大问题,但细究陆俊前往荆州的前前后后就有点嚼头了。按照原来的安排,陆俊是轮应该执法厦门主场对舜天一役的,陆俊本人也已从北京飞到了厦门。但后来,来自足协内部的一纸调令,命其从厦门抵达武汉,厦门赛区则另改派国际级主裁判张建军当主哨。结果两场比赛交战完后都引发争议,红金龙队认为陆俊的判罚在偏袒中远汇利,而张建军的判罚则更是引起厦门球迷与球场安保部门大冲突的“6.30风波”。

  职业联赛开战几年来,中国足协如此急吼吼地施展乾坤大挪移,更改两地裁判的先例不多。而细心的球迷也许会注意到,上海中远今年冲A的几场关键性比赛场次的主裁判都由“金哨”陆俊担任:如揭幕战的遭遇之仗对红金龙队、客场对红金龙队(上海有一种观点认为本赛季最难打的两个客场是武汉和长春)、上周六对五牛队(中远拿下对手便意味着冲A基本大功告成,但五牛偏又是今年的客场龙)。

  一直以来,过某些财大气粗仗着其靠金钱砌起来的关系,在足协内部修有特权早已不是什么新闻。更何况现在国内有的俱乐部教练组成员本身又是中国足协“国家干部”。在此背景下,“点裁判”的陋习也一直向毒瘤半存在于国内绿茵场。

  在联赛前五轮,他曾两次执法过同一支南方球队。两场比筛后,该球队都相继告负,而他们对张宝华的判罚也满肚子意见。俱乐部与球队冷静下来后查起“老黄历”发现,原来他们的前任教练班子曾在99赛季的一场比赛中严重指责过张宝华的不公正执法。好在这支南方球队现任主帅与中国足协内部一位实权人物曾是“哥们”。该主帅远赴北京一趟后,张宝华就再也没有执法过该球队的比赛。

  联赛第八轮,绿城主场迎战中远一役中。已连失两球的中远队趁绿城球员并未全部回到半场便开球快攻破门。按国际足联规则这是绝对违规的,但当值主裁判张宝华却示意此进球有效,绿城队员和教练立即进行抗议但张宝华不为所动。一时间,看台上的率城球迷将矿泉水瓶等杂物如雨点半砸向场内。而在赛后,当主裁判张宝华和两个助理裁判从场内走向场边时连挨几拳。张宝华挨打后也没有通过足协要求绿城向自己道歉。

  赛后绿城怒不可遏地说要上诉,浙江省体育局负责人也说要责成省足协收集材料后向中国足协讨说法,但最后都不了了之。为何众多“受害”的俱乐部在球场边都愤怒万分但下来后却都选择默认式的妥协?一位俱乐部老总感叹地对记者说,这是因为:一、目前的国内裁判扎帮派扎得比较厉害。某个俱乐部S如果告了当值主裁判,其他讲“哥们义气”的裁判便会借机对该俱乐部“进行惩罚”,因此我们只能忍气吞声,而有的俱乐部就不得不用“钱喂”的方法图个好日子过;二、各地方俱乐部上诉后,中国足协又不会搞什么“中国特色”更改赛果,并对缕缕犯有严重失误的裁判进行对外公示性处罚,最多只是在内部停止其一段时间执法资格后又照常录用。谁又保证他今后不会再次执法自己球队的比赛呢?

  至于为何一开始都异常愤怒扬言要上诉?那位俱乐部老板实言相告说:现在的主裁判抵达赛区后,当地无论是想冲A的球队还是没有希望冲A的球队,都会有一笔专款“招待”他们,那些受“招待”的裁判上场前也都保证说要如何如何吹,但最后一看完全不是那么回事,他们能不气涌心头吗?(罡言)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