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化腾给张小龙什么样的待遇才能留住他?

  张小龙2005年加入腾讯,现担任公司高级副总裁,作为微信之父,他为腾讯创造了不可估量的价值,对于腾讯内部诸如张小龙这样的顶尖人才,马化腾是用什么样的方式留住TA们的呢?本文以张小龙为案例,从人力资源角度为大家分析腾讯的留人方式。

  据腾讯发布的2015年财报显示,马化腾的年薪为3282.8万元,约为张小龙年薪的1/9,大家可以计算出张小龙的年薪是多少了,这就是网络上众多文章标题“张小龙年薪3亿”的由来,且这个年薪数字还不包括股票、期权等其他收益。

  但对于张小龙这样的顶尖人才,从马斯洛需求层次的角度来看,早就不是只看钱那么简单的事了,显然也不是只用薪酬就可以留住的,这里所说的“待遇”,还包含其它很多因素,这一点我们将在下文中详述。

  1994年的秋天,24岁的张小龙以优异成绩毕业,获得华中科技大学硕士学位,并被分配到电信部门去工作,这在当年是很多人羡慕的铁饭碗,但国企刻板严肃的氛围让天生活泼好动,超级爱玩的张小龙深感格格不入,任性地从国企辞职,进入互联网行业,先后在几家小公司工作。后来让张小龙一举成名的Foxmail邮箱客户端软件并不是他为某家公司创造的产品,而是他自己利用下班的时间凭一己之力开发的。1996年的张小龙下定决心要创造出一款伟大的产品,过着“白天在公司写代码工作,晚上在出租屋写代码改进Foxmail”的苦行僧生活,到2001年,Foxmail用户量已达到200万,而腾讯QQ当时只有10万用户。彼时,张小龙成为很多互联网年轻人崇拜的偶像。

  然而让张的粉丝们不知道的是,随着Foxmail邮箱用户量的不断增加,张小龙仅靠业余时间已经无法完成维护和升级工作,无奈只得辞职,全力维护Foxmail,生活仅靠零碎接一点写程序的活来维持,过的穷困潦倒。

  Foxmail曾让当时的很多互联网大佬慕名找到张小龙,雷军是其中的一位。1998年9月,刚出任金山公司总经理的雷军联系张小龙,希望购买Foxmail,张小龙随意给出了15万元的报价,雷军也爽快的同意了,后来雷军因事务缠身,便派了另一个人负责与张小龙接洽,此人看了Foxmail之后,认为不值这个价,这个交易因此作罢。

  周鸿祎是其中的另外一位,他给当时生活困难的张提出一个建议:Foxmail可以通过打广告大赚一笔,这是很多互联网产品盈利的主要模式,即使到今天,百度和谷歌的营收中,广告收入都还是占有着不小的比例。而任性的张小龙却摇摇头拒绝了,即便自己饿死,也不在Foxmail上做广告,以免影响客户体验。

  2000年3月26日,《人民日报》在第4版报道了张小龙的故事,标题是《免费软件饿着肚子挥洒冲动》,称张小龙“是个悲剧人物”。

  当人民日报在2000年3月以一种同情的文字形容:“张小龙目前的状况,是中国免费软件的一个缩影”后,仅过了22天,2000年4月,博大互联网公司开价1200万元收购了Foxmail,这距离1998年雷军的开价15万元仅仅两年时间,Foxmail增值了80倍,再一次淋漓尽致的体现了互联网的荒诞与神奇,灭亡与辉煌往往就在一刹那间,几乎快要放弃的张小龙获得了人生第一桶金,并出任博大首席技术官,这一年张小龙30岁。

  2005年3月,已经走向没落的博大互联网公司,将Foxmail团队以及张小龙打包转让给腾讯,张小龙及其研发团队20余人也随之进入腾讯。彼时Foxmial有500万用户,张小龙本人和这500万用户就是腾讯最看重的资产。2005年4月,腾讯广州研究院成立,张小龙担任广研总经理,主要负责QQ邮箱相关业务的研发和运营,他也逐渐完成从程序员向产品经理,再到管理者的角色转变,不管是在其初期更新QQ邮箱,还是后期研发微信,马化腾都给予了极大的支持。

  有一则广为流传的坊间故事是这样描述的:腾讯作为大厂,各项工作都有明确的制度,深圳总部每周都要召开高管例会,张小龙作为广州研发部的负责人,理应参加。尽管张那时已经30多岁,但依然保持年少时任性和不受管束的性格,总以早上起不来为借口,不去参加会议。

  面对这样的“刺头”管理者,阅人无数的马化腾闲庭信步,仅用几招就搞定了张。最开始张说早上起不来,马化腾便让自己的秘书一大早叫醒他,张小龙无法再使用这个理由,又改称广州到深圳开车要2个多小时,路上太堵赶不上,而马则干脆在每周开例会时,直接派专车到张小龙加楼下等着,专人专车把张接到腾讯总部开会,这下张小龙再也没有任何借口不参加会议了。

  这些小事体现了马化腾独特的用人哲学,而用人智慧恰恰是一个企业一把手的核心能力。毫不夸张的说,微信能有今天,马化腾的鼎力支持起了核心的作用。英雄之所以功成名就,绝不仅源于一人之力,背后慧眼识人的大佬同样功不可没。

  顶尖的人才才能成就顶尖的企业。如果一个公司想要获得成功,必然要不遗余力的去获取和保留最优秀的人,以张小龙和马化腾的案例做为切入点,我们从人力资源的角度来分析一下,腾讯为什么能留住那么多优秀人才。

  可能说钱是一个很俗的事儿,但在谈梦想之前,我们还是先看一下腾讯的薪酬水平。

  2019年5月15日,腾讯发布2019年第一季度财报,营收854.65亿元人民币,一季度90天,平均每天收入9.5亿,同比增长16%。截止2019年3月31日,腾讯员工总数为5.46万名,第一季度腾讯的总酬金成本为人民币116.16亿元。若粗暴的以总酬金除以员工总数来计算的线年第一季度,腾讯员工平均月薪7.09万元。相比2018年第一季度,腾讯员工2019年第一季度平均月薪同比增长2.16%。

  尽管后来有诸多腾讯内部员工笑称被平均了,但腾讯的高工资在业内也是很知名的,正常每年16-18薪,普调加薪比例约为8-12%,TOP 5%的优秀员工加薪幅度会更高;除了工资和股票之外,只要工作做得好,还会得名目繁多的各种奖金。

  腾讯高管的薪酬都是由腾讯内部一个叫做薪酬委员会的机构决定的,该机构主要负责拟定高级管理团队各成员的薪酬待遇。

  腾讯发布的2015年年报透露出集团内董事及高级管理人员的薪酬水平,其中薪酬最高的一位高管上一年薪酬在2.55亿港元到3.15亿港元之间,腾讯高管的薪酬堪称上不封顶。

  而相比之下,当年马化腾的年薪仅为3282.8万元。在中国的大部分企业,都施行官本位分配制的薪酬制度,即一把手是企业里工资最高的人,员工们根据职位依次递减,但马化腾颠覆了这个规律,这彰显出了他的格局,贡献最大的人就能获得最高的收入,这也是腾讯的员工忠诚度高,流失率极低的重要原因。

  以马化腾为首的腾讯管理层,对高级人才的关怀可谓无微不至,从上文中马化腾对待张小龙的微末小事中可见一斑。高级人才在企业中通常起着引擎与导向的作用,对企业发展起着重要作用,而腾讯的成功在某种程度上也佐证了腾讯用人智慧的成功。

  马化腾意识到一个大企业一旦发展到成熟,就会让产品研发等受限,从而很可能在达到一个高点后紧接着就面临衰落的危机局面,因此一定要鼓励与引导自下而上的创新。

  腾讯在内部实施了一种特殊的工作室创业模式,每个工作室都有用人权,考核权,财务权,激励权以及是否追求资源权,跟工作室的成果和盈利状态成正比,腾讯内部的工作室就像一个个小公司,这种模式令员工每天都处于一种创业中的激情状态,每个工作室都好比员工的一个创业平台,从而有效解决了员工工作热情不足的问题。

  马化腾深知,在互联网世界的更新换代中,新一代的王者很有可能在一个边缘地带诞生,比如腾讯的微信并没有诞生在腾讯成熟的无线业务里,而是在广州研发中心诞生,当然一旦微信成型,腾讯就以全公司力量支持,不断巩固和扩大创新的战果。

  最后我们来说一下梦想。在职场上奋斗一些年头之后,更多的人会考虑:“我还想做些别的什么事儿”?不管在哪个组织,如果仅仅只重复做手头上这些都会做的工作,这对于优秀人才来说是非常无趣的。

  腾讯的活水计划于2012年开始实施,“活水”这个词取自于宋代诗人朱熹的诗句“问渠那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这主要是针对那些处于职业倦怠期的员工,寓意是希望通过这个计划让员工能在公司内寻找到更感兴趣的发展机会,通过内部人才流动,使得内部人才池变成活水,该计划规定“所有在当前岗位工作满一年且最近一次绩效不是‘低于预期’的员工都可以申请内部应聘,且当前上司不能阻止调出”。

  到2017年,,该计划已累计帮助5000多名员工实现个人意愿转岗,大部分都进入到腾讯的重点产品或项目,有力支持了这些项目获得更优异成绩。例如,超过300名员工通过活水计划加入微信团队,约占到微信引进人才的60%,这种做法有利于在内部盘活人才,使得人尽其才。

  而活水计划还能做到与工作室创业模式互相补充,人才会慢慢往优秀的工作室去流动,一部分方向不明确或不被用户认可的产品自然留不住人才,客观上促进了业务的自然淘汰和新陈代谢。

  最后,引用马化腾的一句话“所谓‘天高任鸟飞’,所有的人在同一天空下,但生存的维度并不完全重合,麻雀有麻雀的天空,老鹰有老鹰的天空。决定能否成功、有多大成功的,是自己发现需求,主动创造分享平台的能力”。一个优秀的企业,定是能让员工无论是麻雀还是老鹰,都能找到自己的天空去创新,去翱翔,从而实现自己的价值。也许,这就是诸如张小龙这样的顶级人才为什么一直留在腾讯的原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