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为什么这么多无能会当上领导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能当上领导,要么会做人,要么会做事,既然说无能,那么肯定是会做人,或者背后有人。

  有三种普遍的解释:她们能力不足; 她们不感兴趣;她们虽然有能力又感兴趣,但是没办法打破“玻璃天花板”这道明显的障碍。这种偏见会让女人很难占居高位。保守主义和沙文主义者比较赞成第一种说法;自由人士和女性主义则偏向第三种;而处在中间的人会倾向第二种说法。但是,如果他们所有人都没能从大局考虑呢?

  在我看来,管理层中性别比例不均是由于我们没能区分自信和能力。也就是说,由于我们(人们普遍)都会将自信地展现能力看作是具备能力。我们误以为男人就比女人更有能力。换句话说,当谈到领导力时,男性比女性(例如,从阿根廷到挪威,从美国到日本)唯一的优势就是自信的展现,这种自信通常披着魅力的外衣,这一般会被人们错当成潜在的领导力,而且这种事经常发生在男人身上,而不是女人。

  这和研究发现相吻合:无领导的团队很自然的会选择以自我为中心、自大和自恋的人作领导,而这些特征在男性和女性中并不同等寻常。同样地,弗洛伊德称领导力的心理状态的产生是由于一群人——追随者,他们用领导的自恋倾向替代自己的自恋倾向,因此他们对领导的爱戴其实是自恋的掩盖或是无力自爱的替身。

  “另一个人的自恋”,他说“对那些摒弃自己那部分的自恋的人来说是具有很大吸引力的……好像我们很羡慕他们还能保持这种幸福的心态。

  问题的事实是世界上很多地方的男人倾向于认为自己比女人更聪明。尽管自大自负与领导力呈负相关。领导力是指建立和维护一支高绩效团队,引导队员把利己的议程放在一边,为团队的共同利益奋斗。

  的确,不管是在体育、政治还是商业领域,最优秀的领导人一般很谦逊,而且不管是出于先天还是后天,男人还是女人,谦逊都是共同特征。例如,女性在情绪商方面要胜过男性,这也是谦虚行为的来源。另外,在一项关于性别差异的的定量研究中,23000位参与者来自26种文化背景,研究显示女人比男人要更加敏感、体贴、谦逊,这些可能是社会科学中最符合直觉的的发现了。当探寻性格的阴暗面时,画面就更加清晰了:譬如,我们的常模数据收集了成千上万名来自40多个国家、所有领域的经理人资料,数据显示男人比女人要更狂妄自大、颐指气使、敢于冒险。

  其中矛盾的启示是:相同的心理特征能让男性经理人登上企业或政治顶端,也能让他们摔地很惨。换句话说,换来工作和做好工作所要求的东西不仅仅是不同,而是完全相反。因此,很多能力不强的人能晋升到经理职位,而且比能力强的人升得更高。

  不出所料,“领导”的神秘形象体现了很多性格混乱的共性,比如自恋(史蒂夫·乔布斯或弗拉基米尔·普京),精神病态(你可以在这个括号中可以写你最喜欢的的专制君主),爱演戏(理查德·布兰森或史蒂夫·鲍尔默)或是不择手段(几乎所有的封建政治家)。悲哀的不是这些神秘形象不足以代表普通的经理人,而是普通经理人一点这种性格特征都不会有。

  实际上,大多数领导人,不管是政界还是商界,都没有这些性格。这也是常有的现象:大多国家、公司、社团和组织都管理不善,这可以通过他们的寿命、收入、支持率或者带给公民、员工、下属或会员的影响中可以看出。优秀的领导总是特例而非范式。

  如今太多为女性树立标榜的争论让我感到讶异,因为这些观点都关注于引导女性学习这些没用的领导人特征。没错,我们的确经常选择这类人作为我们的领导,但是领导就该这样吗?

  大多数真正有助于形成高效领导力的性格,往往在那些没能给别人留下管理才能印象的人身上找得到。这一点尤为适用于女性。

  女人比男人更可能采用更有效的领导策略,这种说法现在有了显著的科学依据。更加值得一提地是,在一项全面的研究审查中,Alice Eagly和她的同事指出女性经理人更有可能引起后辈的尊重和骄傲,能更有效地阐释见解,对下属放手赋权,进行指导,能以更加灵活创新的方法解决问题(这些全都是“转化型领导力”的特征),以及公平嘉奖直接汇报的员工。从数据上相比,男性经理人和下属的联系和纽带关系就比较弱,而且也不善于对员工实际绩效进行嘉奖。尽管这些发现可能体现出样本偏见,这种偏见是为了让女性成为领导,认为女性比男性更称职,但是只有偏见消除了,我们才能真正知道这是不是偏见。

  总之,毫无疑问女性通往领导之位的路上荆棘丛丛,这其中就包括厚厚的玻璃天花板。但是更大的问题是缺乏对于无能男性的职业障碍,以及我们倾向于将领导力和心理特征划等号,而这些心理特征让普通男性成为比普通女性更蹩脚的领导。其结果是形成了一个病态的系统:褒奖无能的男性,贬低有能力的女性,这对谁都没好处。

相关阅读